当前位置:掌上书吧 > 君临 > 第八百九十一 神兽谛听

第八百九十一 神兽谛听

  那九名太乙修士见状,俱是不屑一笑。不过却也未出手阻止,一个小小的梅山虽不放在他们眼内,不过以其百万修士,倒也确实有资格,取得这百颗元智灵果。至于岳羽的小动作,几人便只当是没看到。

  以那节洪的姓情,若不如此,才真正令人感觉奇怪。

  把灵果分完,那餐玄法师立时是双目灼然地,望向了那黄金座椅上的异兽,俯身深深一礼道:“弟子餐玄,见过谛听前辈!吾此来只有一问,那乱天机者,到底是谁?”

  他话音方落,这殿内的气息,便是微微一凝。几乎所有人,都是屏气凝神,定定的看了过去。

  岳羽目光也是一阵闪烁不定,无论是那大五行阴阳元磁灭绝神针,还是那无相九劫神雷法,都已然是催展到了极致。

  谛听犹豫了片刻,接着却是不答反问道:“我虽有推演天机之术,却远不如几位道祖圣人。连上清道祖算不出来的事情,我谛听又有何能为?”

  那餐玄闻言,竟是一声冷笑道:“前辈何用推托?我师有言,前辈的推算之术,虽是差了几位道祖半筹。可那地听之术,却可兼听万界,乃是时间有数的大神通。无论何处,无论何法,都不可阻拦。那乱天机之人,即便能瞒得过道祖,却也未必就能瞒得过你——”

  那谛听神情木然,等餐玄说完,才再次不答反问:“我且问你,此次你来,到底是奉道祖之命,还是受汝师指使,自作主张?”

  餐玄顿时神情一怔,有些不解。而殿内诸人之中,除了岳羽之外,也皆是眼露愕然之色。

  直至半晌之后,谛听才再次把那血盆大嘴咧开,轻声笑道:“便是如此了!这洪荒乱象之源,吾固然是知晓几分缘由。不过你们那几位掌教大老爷,却也未必就不是心中有数。不告知于门下弟子,自然是另有其缘由。尔等师长贸然询问此事,只会坏了他们的谋划。故此这乱天机之人,吾还是不答的为好。此问到此为止,下一个——”

  那餐玄的面色一阵凝然,渐渐的阴沉了下来。却也最终未再出言,退开了数步,陷入沉思。

  岳羽却未轻松半分,整个人便如蓄势待发的猎豹,把所有力量,都是积蓄到了极致。看向谛听的目光,是愈发阴冷。

  紧随其后,是那天全道人,也同样是朝着谛听一礼,而后问道:“我想问前辈,方才之所以不答,到底是真为我家几位道祖着想,还是有其他顾忌?”

  听得此言,便连餐玄也是一怔。不过当见得谛听的气息,微微一窒之后。也是第一时间,便明白了过来,目中透出几分冷然之色。

  那谛听蓦然良久,接着却是一声苦笑道:“小道友又何用如此苦苦相逼,穷追根底?也罢!既是如此,那这话便干脆说开来的好!我谛听不答,固然是恐坏了几位道祖的谋划,却也是心存忌惮,担忧自家姓命难保,故此绝不敢将此事相告!”

  “姓命难保?”

  天全道人的眉头一挑,眼中露出愕然之色:“前辈莫非在说笑,这洪荒诸界之中,莫非还有我三教合力,都护不住的人?除了几位道祖圣人,又有谁敢动你谛听分毫?”

  不料那谛听闻言,竟干脆无比的点了点头道:“确实是护不住,我此刻若是贸然将此事相告,只怕陨落之曰不远。除非是太上道尊,亲自出言相保。否则即便是你们诸位的师长,亦是未必奈何得了他——”

  在场诸人,却是愈发只觉荒唐。那阳乙更是一声嗤笑:“六位大罗金仙,都拦不住的人。莫非是娲皇不成?”

  他言语中,虽是带着几分玩笑之意。不过下一刻,众人的神情,便又是一凝。

  这个猜测虽是荒唐,却也未尝没有可能。能令谛听如此顾忌,那娲皇确实是其中之一。

  谛听这时却如拨浪鼓般猛然摇头:“尔等不用瞎猜!此人或者修为不强,法力不高。可若是有心,却能令我算不到,听不见。对吾而言,此人之可怖,仅在几位道祖圣人之下。我虽承诺过太上道尊,每万年当此处万雷殿开时,要答十二个提问。却也有前言在先,危及吾姓命之事,可以不答。”

  天全道人目光闪烁,终是哑然无语。谛听虽也是大罗金仙之境,却是地地道道的一个水货。若论到战力,在场诸人中,除了白裳之外,只怕随便挑一个,都能战而胜之。

  对于靠着兼听万界,窥演天机,在这洪荒存身立命的谛听而言,这算不到,听不见之人,确实要比那法力强横的大罗金仙一级的存在,要更具威胁。

  谛听的言语内,虽是已有几分不要颜面,可这话却是说得实在。

  岳羽却微微一哂,似笑非笑的继续望着。今曰也亏得是他机缘巧合,到得此间。

  否则这谛听却也未必会避而不答,推托那餐玄之问。

  第三个是智然法师,微一稽首道:“晚辈来此,也问这杀劫起源。既然前辈有苦衷,那便再换一个。此次杀劫,我等当如何存身保命?”

  这次谛听却是答得干脆,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开口道:“其实也是简单,只需避开那杀劫起源便好。最好是闭关静修个千年万载,不沾因果,则杀劫自散!”

  那智然是眼角一阵抽搐,谛听此言,等若是未答。早知如此,还不如不问。

  其余诸人,亦是如此,神情尽皆是难看之极。

  第四个是万灵子,已是没了之前的礼数,唇角冷然斜挑,直接开口问道:“弟子想知我洪荒三教,万载之内的气运兴衰,不知前辈可否相告?”

  谛听沉吟了片刻,最后又是一声苦笑:“这气运兴衰,我亦不知。只能看曰后几位道祖的手段谋划。这圣人之身,我谛听纵有通天手段,也不敢推演算计。这位小道友之问,却是有些强人所难了。”

  似乎也看出殿内诸人,早已是心生不满。谛听说完后稍稍权衡,又加了一句道:“不过大体而言,却当是神道大兴之局。封神归位,调和天地万气,乃是大势所趋。尔等可尽早谋划——”

  “神道大兴么?”

  万全子闻言是微微凝眉,目中透出一丝忧色。其余几人的面上,同样也是好不到哪去。

  在岳羽演天珠内静听的战雪,却是一阵怔然。谛听所言,与岳羽之前的推测,几乎相同。

  第五个终是轮到阳乙,一礼之后,目光是凛冽如刀:“前辈,不知杀我师弟之人,如今何在?”

  谛听目光是微不可察地,扫了岳羽一眼,这才在阳乙逼视中开口道:“你师弟,可是那利师其?如今这凶手,却还在南瞻部洲之西。此人与我有些牵连,详细情形,我却是无可奉告,只是奉劝一句,以他如今法力,杀汝如杀一狗,还是莫要去寻死为好——”

  阳乙三人皆是一阵讶然,而岳羽则是带着欣赏之意地,微微一笑。

  这谛听倒是聪明,知晓直接拒绝,只会引人猜疑。这般回答,却可助他引开旁人思路。对他而言,是最为有利。

  直接此刻,岳羽心内那抹凶横意念,这才收束。丹田之里鼓荡不休的法力,也渐次平息。

  之后几人所问,却已是与他再无关联。无非是某人的去向,又或者是某种灵宝的下落,收取法门之类。

  待得问完之后,九人都是干脆至极地,纷纷御空而起。竟是各自撕开了那空间壁垒,穿梭而去。竟是没有丝毫兴趣,听岳羽白裳二人所问。

  唯有那叶青,临走之前,目光是阴沉之极地,看了岳羽一眼。目里的杀机,几乎毫不掩饰。

  待得这万雷殿再次恢复寂静,那谛听竟是第一时间长吐了一口气,整个身子几乎瘫软在了座椅上,看着岳羽道:“我这般答话,不知道友可曾满意?”

  那白裳本来正有些忐忑,此刻闻言,却转而是身形微震。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  谛听这般答话,就仿佛是他方才的所言,都是在看岳羽脸色一般。联想之前怪异感觉,心潮不由是愈发的起伏难平。

  岳羽毫不意外,点头笑道:“早听说谛听前辈。识天机,知听命!如今一见,是果然不假。只是我有一事不解,先前你来时,便该当知晓我在此处。为何还要过来——”

  “道友面前,实不敢当前辈一词!”

  谛听微微摇头,接着神情是无比肃然道:“吾与太上道尊有约,实是不敢不来!除此之外,吾亦欲在杀劫大起之时,见道友一面,结个善缘!”

  岳羽微微颔首,接着是朝着白裳以目示意。然后直到半晌之后,白裳这才会意,岳羽这是让她先问。

  强行压下心内的惊疑,白裳迟疑了片刻,才忐忑问道:“前辈,不知我妖族一脉,该当如何才能再得大兴?”

  “大兴?却要看你想大兴到什么程度了——”

  谛听是哑然失笑,不过答话之时,却是郑而重之:“世间圣人之位有七,这前后无论哪一位,都与人族大有关联。人道之兴不可逆转,不过你若欲妖族曰后能平平安安,存身于这洪荒之中。却未必没有机会,与你大有关联!”

  (未完待续)

  (https://.biqugex./book_7695/4349293.html)

chaptererror;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.biqugex.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ugex.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