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掌上书吧 > 豪门欢:酷总裁的独家溺爱 > 第2032章 怀疑叶家

第2032章 怀疑叶家

  “大厅来了一名先生,很帅气呢!”

  佣人开门进来,笑着说道,“夫人今天天气也很好,您不出门吗?”

  看到丁依依摇头,她叹了口气,自从那天少爷拒绝来看夫人以后,她再也没有提起过他,也更加不愿意出门了,顶多是坐在外面的小阳台晒晒太阳,看看远方的风景。

  “我去晒晒太阳。”丁依依起身朝小阳台走去。

  坐在柔软的椅垫上,她望向远方,一样的景色,每天却能看出那么一点不同来,这让她欢喜。

  她抚摸着肚子,“宝宝,你是否也像我一样想你的爸爸了呢?可惜啊,爸爸很忙哦。”

  眼泪又快流下,她急忙仰头。对叶念墨的思念已经变得有些麻木,记忆中的他更加的鲜明。

  佣人快步走来,“夫人,段医生来了。”

  段医生依旧会定期来给丁依依做检查,她是除了佣人以外唯一进入这间房间的人。

  “身体感觉怎么样?”

  他笑着打招呼,末了看了看她,“恩,我看脸色挺好的。”

  经过这几个月的互动,这个品尝不言苟笑的医生偶尔也会与丁依依开起玩笑来。

  “段医生,辛苦了。”丁依依笑笑,内心是真的感激面前这个好医生。

  段医生为她检查了一下身体,感觉到身边人的紧张,他安抚道:“一切都很正常。”

  丁依依长吁了一口气,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。

  “有空的时候可以让叶先生帮忙做一下助产训练,”他难得的开起叶念墨的玩笑,“毕竟得让叶先生做些什么才可以嘛,不能让他这么闲。”

  “叶先生已经很久没来看夫人了。”佣人一时嘴快,在看到丁依依不赞同的眼神后才惊觉自己说漏了嘴。

  是这样啊,段医生看着面前这个强撑着笑容的女人,心中叹了口气。

  丁依依撇开头,望向远方,她忽然有些羡慕那些鸟儿,或许它们身上了无牵挂,只想着飞吧,能飞多好。

  “难怪了。”段医生的声音从旁边传来,“最近我的手机都快成了叶先生专门号码了,一日三餐准时给我打电话,我还好奇,夫人不就在他旁边么,怎么还总是给我打电话,我妻子还以为我有外遇了。”

  她的心漏掉了一拍,转头去看他,试图找出他调侃的语气,但是对方认真的看着她,对她点点头。

  碎掉的心就这么神奇的粘了起来,她又想要流泪了,但是这次却是喜悦的泪水。

  她不是圣人,一辈子的感情就寄托在一个男人身上,未免患得患失。

  “谢谢。”

  这句谢谢,是谢他为她检查身体,还是谢他为她带来了这个消息?

  段医生起身,“不用谢。”

  佣人送段医生出去,丁依依又看向外面,从她的位置还能看到远处起起落落的高楼大厦,那是东江市的市中心,大部分人都在那里生活。

  忽然,一辆红色的车子进入了她的视野,这辆车子似乎不止一次停在这里?

  她走近阳台边缘,往下看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些心悸,便又往后退了几步,打量起那辆红色的车子来。

  那辆车子停靠叶家停得挺远,看起来似乎和叶家毫无关联,一般人应该也不会注意,更不会怀疑。

  但是,如果再一段时间内一直看到的话,那是不是有些奇怪?

  她一直盯着车子,总希望能够看到里面的人走出来,这样她就能看看到底是谁,不过令她遗憾的是,很久过去了,那辆车子依旧停在那里,仿佛一辆幽灵车。

  “夫人,您怎么还在这里?起风了。”佣人上前准备劝她去休息。

  “看到那辆红色的车子了吗?”丁依依指着那辆车。

  佣人点头,“恩,看到了。”

  “以前你有看到过这辆车吗?是不是觉得有些奇怪?”丁依依再次问道。

  “我觉得没什么特别的呢,夫人,有车子常来这里很正常的,一些摄影师都会经常到这里采风。”佣人笑着搀扶着她的手臂。

  红色的车厢内,冬青一如既往的蛰伏着,他身上穿着管道修理工的衣服,再次确认自己没有任何可以引起怀疑的地方后,他开了车门。

  大门看起来并没有异样,他把帽子压低,按响了门铃。大门前面的摄像头转向了他,与此同时墙面上的液晶显示屏显示出一个女人的样子,“叶家,哪位?”

  “你好,我们收到下水道修理通知。”他道,对着液晶屏里面的佣人点点头,还咳嗽了两声。

  液晶屏里的身影消失了一会,很快就出现了,“稍等。”

  叶家确实需要一个休息下水管道的人,而刚才那个女人一定是去打电话确认了,来修下水道的那个工人现在更在他车内睡得正香。

  大门缓缓的开了,一名女佣快步走向他,“很准时,走吧,我带你去修理。”

  他点点头,同时不动声色的看了一圈,四周看起来并没有异样,普通富豪阶级应有的装扮,不过他不认为这里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和平。

  佣人带他从偏厅经过,“抱歉,现在客厅里面有人。”

  她不用说,冬青也看到坐在客厅里的一个男人,他眯了眯眼睛,然后才撇开视线。

  “等等。”身后传来一声清冷的声音。

  声音很年轻,但是冬青眸色却一沉。叶家的管家虽然年轻,却十分谨慎,这也是为什么能够年纪轻轻就得到重用的道理。

  他将绷紧的肌肉放松,和佣人一起转头。

  管家看着这个陌生人,向佣人投去询问的目光。

  “是来修下水管道的,昨天就让他们过来了。”佣人回答。

  “确认过了吗?”管家果然一下子就抓住了问题的核心。

  佣人点点头,“没错。”

  管家打量着面前的男人,他坚信每个人身上都有一股气质,而面前这个男人的气质,不像是一个修理下水管道的。

  “把口罩摘下来吧,在这里不需要那么拘谨。”他向前一步,如老鹰般的眼睛紧紧锁定面前的男人。

  冬青缓缓伸手放在自己的面罩上,他知道自己和那个叫叶初云的长得很像,这一旦被看到,情况就会糟糕很多。

  腹部尖锐的凸起刺激着他的皮肤以及思绪,万不得已的话也只有那样了。

  “滴滴滴。”管家随着携带的呼叫器响起,他接起,“老夫人,是,我这就过去。”

  “请别发出太大的声响,这栋楼里有孕妇。”管家说完,便急匆匆的走了。

  冬青放松了身体,果然,丁依依在这里。佣人把他引到需要修理的地方,然后就离开了。

  他谨慎的朝四周瞄着,很快就发现了很隐蔽的摄像头,恐怕现在又一堆人正坐着盯着他的动作。

  直到处了叶家门,他也没有机会探查更多回到车里,看了一眼还在沉睡的真正修理工,他叹了口气,要想把丁依依从里面带出来,看来是不可能的了。

  他脖子有些酸痛,便抬头看了看上方,那里有一个突出的阳台,阳台视野非常好,他不禁猜测着住在里面的人会是谁。

  普通的佣人?付凤仪,或者是丁依依?

  就在这时,一张面孔呼啸而过,是叶念墨!

  他紧紧的盯着车尾,就像黑夜里蛰伏的狼。

  “酒酒阿姨,奶奶。”叶念墨大步流星的走入客厅,视线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番,他知道不会看见她,但是心中很想念,所以抱着这种幻想。

  严明耀站了起来,“奶奶,我们回去了。”

  “你的处境很危险,”叶念墨沉声说:“最好告诉我,到底发生了什么。”

  严明耀与他对峙着,“告诉我傲雪在哪里?”

  “明耀!”酒酒急忙起身拉住他,“念墨也是在关心你,你们兄弟两人是在做什么。”

  严明耀眼中有痛,在这些人眼里,傲雪就是不配得到幸福,应该驱逐得远远的坏女人,就连自己的母亲也是这么认为的。

  但是,她也需要爱啊!他真的很爱她!

  错过他的身体,严明耀大步流星的往前走去。

  “念墨,唉。”酒酒想说什么,最终也没开口,匆匆跟着自己儿子的步伐而去。

  “她很好。”

  严明耀猛然转身,心立刻被揪住,这三个字是他日日夜夜都想知道的。

  “是么?”他转身,有些失魂落魄的走出去,只要她很好就可以,是的,只要她好。

  大厅里只剩下叶念墨和付凤仪,管家站在一旁,明明有人,但是又那么安静。

  “段医生应该都把她的情况告诉你了吧,我就不多说了。”付凤仪轻轻将左手放在右手上。

  见叶念墨严肃起来,她叹气,“奶奶并没有对段医生做什么,只是人活得久了,一些事情就自然而然的能够看懂了。”

  “这里不会有人欺负她。”付凤仪轻声说,“再忍耐忍耐吧,孩子生下来,就好了。”

  一丝痛苦闪过叶念墨的心,他站在离她很近的地方,却没办法再往前一步。

  “夫人!”房间门被大力推开,佣人跑了进来,面色着急,“少爷来了,就在客厅。”

  丁依依本来躺在床上,只有这样才能让浮肿的双腿好受一点,她惊得坐起,心猛地一跳。

  他来了,就在楼下!她立刻起身,佣人急忙来帮她换下家居服,穿上宽松的裙子。

  临近出门,她却有些退缩,抓着佣人的手,“我现在是不是特别难看,脸也肿起来了,还有身材特别臃肿。”

  “您就放心吧。”佣人笑笑,“不难看的,相信少爷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